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涩一涩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eyise8.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爱的幸福】(卷三)(01)



              (卷三第1章)
  一年就这么要过去了,用新一卷的内容为即将到来的新年造个势。
  要写成啥样,男主角肯定长大了一点,身边的女人多了一点……
  有些章节还没有完全设想好,各位大大多发表意见啊,有希望大家喜欢!
              第一章外婆亲人
  清幽宁静的城区,密茂丛林在晨光照耀下,呈现出满目苍翠,走在小树林间,
感受着迎面扑来的清风,仿佛都为之雀跃,每一个毛孔都为之舒张。
  在这里可以倾听大自然的心声,感受大自然的美好,领略大自然的风光。大
自然是多麽的美好。听林间的泉水叮咚作响,汩汩的流水从不知名的源头流向山
腰,在流向山脚……
  秋叶纷飞,雨打浮萍。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春雨过后,便又是一番不同的景色,到处充
满着活泼的气息,天空也为此架起了彩虹,蝴蝶、蜜蜂也忙活起来了。瞧,就连
小草也凑起了热闹,在无边的土地中破土而出,抽出了嫩黄色的芽,舒展着它们
细嫩的绿叶,大片大片地夺人眼球。软绵绵的草,湿润润的空气,让人仿佛又回
到童年那快乐,自由的时光。深呼吸,无限遐想出现在眼前,多轻松,多美好。
  一栋独家小院的二层楼房,红色水磨砖筑成护墙,后花园中一位妇女,正站
立于以大理石铺砌成的花园小径上,举目凝视那为阳光折射出一层鱼肚银白的外
墙,惘然若有所思,略带忧郁而富魅力的眼睛在悸动。
  「一声悠悠的长叹: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燕子双飞来又去,纱窗几度春光暮。
  不思量,自难忘。
  分别,在江边。
  我抚琴为你送行。
  参破人生,真的一蓑烟雨任平生?
  前路坎坷,可还有红颜知己为你吟哦?「沈吟着,中年女人继而深呼吸了一
口清爽的空气,带点唏嘘似地喃喃自道:」逝者如斯夫,人生还需顺其自然。「
           ************
  「妈妈」
  「外婆」
  银铃般悦耳的女声和清脆的童音在中年美妇的耳边回荡,唤醒了沉思中的妇
人,抬眼望去,院门口站着一高一矮牵手的女人和男孩,正是自己的女儿夏韶涵
和外孙陈宇龙。
  「龙儿……」妇人一阵激动,向着男孩张开了双臂。
  「外婆……」男孩松开妈妈夏韶涵的手,飞一般的冲向外婆。
  妇人语气激动地喊道:「龙儿……我的宝贝……」还没有将后面的话语说完,
就一步跨前去,将男孩抱到了怀中。
  面前的人儿风华绝代,水汪汪的双眼有神而透着迷人风情,芙蓉玉面、眼角
  虽有淡淡地鱼尾纹但不减其风采反而增添了几分成熟、高雅、端庄、秀丽的中年
  美妇的神态,此刻脸庞露出的幸福和激动,感受到那一双紧紧抱住自己的手
臂上所传来的温情,男孩不由得激动起来,将头依偎在女人的胸前,口中连连呼
唤道:「外婆,这怎么象做梦一样?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呀?都不想龙儿了吗?」
男孩被女人搂住,双手摇晃着女人的身子,仿佛要立即得到证实一般,这么长时
间的分开确实让男孩在见到女人一瞬间涌出强烈的亲近感。
  这是一种心与心的接触,让江雪触及到了怀中孩子的真实想法,从小就被自
己宠爱着,自己这一年多巡医在外也是挂念女儿、男孩甚多。
  女人低头亲吻怀中的俊脸,宠爱般拍打着男孩的背部说道:「我的乖龙儿,
外婆怎么会不想龙儿呢,你可一直是外婆的乖乖宝贝呢!」浸满香津的红唇如以
前很多次一样自然的落在男孩双颊上一阵亲吻,男孩熟悉和喜欢这种和女人之间
习以为常的亲密,鼻腔中充满了从眼前女人口中、鼻子、身上飘散出来的混合香
气,男孩心中一丝丝的涟漪。
  「嗯……外婆身上的味道很香呀……以前怎么没有……」男孩心里冒出的想
法让自己心动了几下,不由得眼角余光又瞄向紧搂住自己的女人。
  写满激动和幸福的面容,虽然没有母亲的年轻姣好面貌,但同样如母亲一般,
充满了可以冲击自己「心动」的香味,还保存了一份独特的吸引自己的风韵。
  男孩心中一阵「心动」,又一阵害羞,面颊绯红起来,于是将头垂下来深深
地埋在了面前女人的胸前。
  和以往一样的姿势,当面部紧紧抵触到女人的胸前时,男孩心中立即就被惊
讶所替代,「啊!外婆的身材保养的那么好……没有下垂的痕迹……没有如同别
的上年纪……一般褪色……」男孩心里激动起来,也感叹起来。「外婆还……保
持得这样完美……当年的美丽岂不是更……」
  打看到江雪瞬间起,夏韶涵就一直激动着,以前也偶尔会离开母亲身边,但
时间从没有这次那么久,虽平日也会写写信、通个电话之类的报个平安和关心,
现在见着才知道对母爱的向往是那么强烈,是该好好的沉浸在母亲的关怀之中,
还要好好的关心一下母亲,在外面毕竟要辛苦一些。
  小男孩被母亲搂在怀里,还象以往一样的弥漫着一种关爱、一种幸福的氛围,
「妈妈还是很宠龙儿的……」夏韶涵一边欣慰着,一边也感受到自己母亲怀中小
男孩眼中迷醉的眼光,「小坏蛋的眼光……有点熟悉……怎么象看自己一样……」
  夏韶涵莫名的有些担心,虽然同样会因为亲情弥漫在婆孙周围而激动,但在
男孩偶尔张开的双眼中看到了自己熟悉的痴迷眼神,在深深的呼吸中看到了馨香
陶醉的样子,如同过去日子中围绕在自己身上的眼神和表情。
  「妈妈」夏韶涵适时的声音将江雪紧紧搂抱男孩中醒悟过来,江雪带着一丝
歉意望向夏韶涵,松开了搂紧男孩的双手。
  男孩将身子朝夏韶涵旁边挤了挤,离开了女人的怀抱,心中莫名的有一些遗
憾和一阵向往,与外婆分开的日子久了,但是刚才与外婆相拥时外婆身上部位散
发出那种让自己沉醉的香气,尤其透出强烈的乳香,熏得自己头昏脑胀,四肢无
力的,因为不再是一年前的雏儿了,而且是有了与夏韶涵鱼水欢的经验,男孩生
怕继续在外婆怀里身体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欲望。
  悄悄的不让夏韶涵和江雪注意到,男孩细细打量起自己这位混身散发着华贵
气质身材有别传统中国女性的高大成熟女人。
  一袭枣红色露臂旗袍,正为女人平添百般中国女性传统特有的含蓄与优雅,
丰满挺拔的酥胸,袅袅轻盈的绵腰,衬托得更显肌骨莹润,一派雍容华贵的气质,
在这薄粉淡妆的点缀下,更增几分楚楚秀质。
  「原来外婆是……国色天姿的……以前怎么没有注意到……嗯……那身旗袍
……也好看……」剪裁合体的立领抹袖旗袍紧紧包裹着女人那丰膄的身体,本就
丰满的乳房显得更加高耸挺拔,贴身的旗袍收紧又在臀部放开,恰到好处的勾勒
岀那绵软腰肢,更突出了那圆润的臀瓣,长长的下摆,高高的开叉直到大腿处,
小腹处微微凸起,两腿摆动间,前面的三角区以及后面的两片臀瓣忽隐忽现,成
熟女人的魅力展现无遗。
  「外婆的身材……好美哟……原来也是……圆润丰腴的……」男孩想到自己
的这个「也」字,不由得把目光又投到江雪面对面的夏韶涵身上。
  不知道巧合还是夏韶涵有心让男孩看自己的美姿,今天见夏韶涵也特意挑了
一件旗袍。
  蓝色苏绣旗袍,丰胸高耸,从旗袍开叉处裸露出来的玉腿包裹着肉色透明丝
袜,乳白色的高根鞋,一切都显得那么端庄优雅,美目流转,顾盼生辉,一副养
尊处优生活的样子,骨子里面都透露出来雍容华贵贤淑高雅的气质。
  「嗯……妈妈和外婆站在一起……着旗袍都好看……那么美……」一时间男
孩的眼都有些花了,转悠着不知道该怎么评价母女的丰韵和美丽。
  「不过……还是有一些区别……」枣红色露臂旗袍的女人,被薄质贴身衣料
所紧裹而勾划出葫芦曲线的身段,上有一双虽经历岁月洗礼而略呈下垂、郄仍旧
饱满丰硕且具弹性的乳房,小腹微隆所突出一层薄薄的脂肪质,并未为身体的线
条轮廓打了折扣,倒是配合起混圆翘突的后臀、还有从高叉裙摆外露出来的两条
雪白大腿,郄会惹人暇思、幻想藏在袍子内的胴体,是何等丰腴而柔软。
  「是的……外婆年纪毕竟要大一些……旗袍裹着垂坠着……好看……」男孩
比较着暗自评价,「如果单从……脸孔来估计真实年龄……妈妈光滑圆润的肯定
看上去还年轻……而外婆则已经有了……额角及眼梢一丁点隐约难寻的皱纹、风
霜……可是也好看呀……」看着两步远站立着交谈甚欢又融洽又亲密的两个着旗
袍成熟女人,极为相似惊人美丽的面容,异常高挑丰腴圆润的身材,男孩长长的
吸了口气,让鼻腔中充满飘荡在空气中的馨香,熟悉的又夹杂一些新鲜的,好舒
服呀!
  「原来家里……除了妈妈……其实外婆也是一大美人……我怎么以前没有注
意到……」男孩想到自己的周围又多了一道风景,忽然觉得天空是那么的美丽,
空气也清新了许多,连远处的树林也变得如此可爱起来。
           ************
  客厅里,婆母孙三人坐在沙发上。
  江雪在中间,左手边是男孩,右手边是夏韶涵。因为有一年多没有见面的缘
故,江雪和男孩婆孙俩的对话非常热烈,男孩依然清脆的童音叙述着学校的趣事,
江雪一边慈爱的看着英俊少年,间或发问,时而摸摸男孩的头,热烈处揽过男孩,
依偎在自己的胸前;一边插话回答了女儿的问话,断续间也说清楚了这一年多专
家巡症的过程。
  依偎在江雪的胸前,男孩非常惬意,头枕处,绵软无比,呼吸间一挺一挺的,
更让男孩感受到脑后之物的巨硕及饱满。
  「应该和……妈妈的……差不多大……不不……还更大吧……」虽然是一个
「吧」,男孩起了「追根溯源」的想法,一门心思要对比出个结果,于是男孩一
边继续说着趣事,一边小心的挪动脑袋和手臂,感受江雪的丰满。
  江雪和男孩之间婆孙的对话随着江雪的打趣热烈起来,男孩装着不依江雪的
打趣,时而侧身靠到江雪身畔,两手紧搂其腰,轻轻抓扭江雪丰腴软熟的胴体。
  而江雪轻轻荡着双腿,交迭枕在软绵绵的沙发椅上,贴身的旗袍益发倍增其
成熟妩媚的女人风韵,意态撩人好不惬意。
  又见男孩如往常一般撒娇的凑身过来,逐抬起粉臂搁在男孩肩膞、打趣地边
笑骂边伸手轻捻男孩阵红阵烫满是稚气的俊秀脸蛋。
  许久没有与男孩这般温存的江雪,当下趋前俯身将男孩拥入怀中,一手轻按
头,一手轻拍背,活像个慈样的母亲、正细细哄着婴儿入怀安睡。
  坐在沙发上的男孩本能地把头埋到江雪的胸脯里,两手环抱其腰,原本就很
开心的男孩忽然感到自江雪的胴体传来了一种难言的异样触感。
  「嗯……是乳房……怎么软熟得象……两团荡漾的水球……」男孩为江雪身
上的软熟而激昂起来,「水球」的荡漾又带来别样的触感,「真舒服!」「嗯…
  …好香呀!「体温混和身上的成熟女人特殊的体香,散发出浓浓的异香扑鼻
而来,嗅上去活像一股能煽动男人欲念的催情剂、极其诱惑,男孩有些迷糊起来。
  两臂紧抱的丰腰,尽管到底带点中年发福而略呈肥韵,但围拢过来的腰围对
年过半百的女人而言,委实也算不可多得,更莫说此般坐着小腹正肉感地紧贴男
孩的胸膛带来火热甜美的质感。
  「是凝于小腹……怎么是……如膏似脂的……软软脂肪层……」男孩被江雪
胸部、小腹和腰部的触感美妙着,不自觉把江雪越搂越紧,埋在双乳间的脸颊缠
磨着、从缓变急,呼吸由清析渐转急促,像闭气己久的湿水员一旦重回陆上呼吸
新鲜空气似地,大口大口贪婪的狠狠吸索着。
  依偎的姿势,男孩的手肘刚好碰到江雪的腹部,阵阵绵软的触感让男孩心动,
江雪的身体随呼吸的动作而轻轻地摆动着,亦轻轻地摩擦着男孩的肘部及整个手
臂。
  「里面是……哪种……象妈妈的吗?」男孩不敢过于把手臂推得太后,惟恐
过度的挤迫让江雪察觉,但这并不影响江雪的体温和大腿根那种柔软的感觉从手
臂传过来,男孩甚至用手腕「摸」到了江雪的内裤的边。
  「应该是有着很宽的边紧贴着大腿根的那种。」男孩心里暗忖,有过抚摸夏
韶涵并且合过欢再也不是雏儿的男孩只觉得两腿之间的那团火,顺着小腹胸口的
一路燃上来,几乎就要从口腔喷薄而出了。
           ************
  坐在另一边的夏韶涵饶有兴趣的听着江雪和男孩的一问一答,男孩的撒娇江
雪的慈爱让夏韶涵倍增幸福的感觉,悄悄扭过头,从旁边端详着一年多未见面的
母亲。
  「还是一样的……丰满……不……好像更丰满了……」有着傲人胸前尺寸的
夏韶涵很好的遗传了母亲江雪的特点,此刻从侧面看过去,江雪旗袍里的山峰傲
然耸立,呼吸和扭动间颤颤巍巍的,让同样身为女人的夏韶涵也自叹不如,忍不
住想伸手摸一下。
  乌黑的秀发松松地盘在头上,白皙光滑圆润的脸盘更有一份雍荣,眼角、额
头间多了一些浅浅的皱纹,尽管丰富了慈祥的表情,却也让岁月在身上刻下痕迹。
  夏韶涵有些伤感起来,「比去年多了……要是有人呵护……该多好呀!」和
男孩经历了鱼水之欢,自然知道阴阳调和的力量,也许维持母亲美貌延缓衰老的
最好办法就是能找到一个爱她的男人。
  「爱人……龙儿……」夏韶涵心底有闪过一个念头,忽然胸如被锤子「砰」
  的击打一样,「天啊……我怎么能这么想……不行……」
           ************
  「当当」的时钟敲响,五点钟了,江雪敲敲男孩依偎在自己胸前的头,一幅
慈爱的声音:「好龙儿起来吧,外婆要作饭了。」男孩恋恋不舍的从江雪伟岸的
胸前抬起头,离开绵软的胸前让江雪和男孩都感觉一阵愉悦后的惋惜。
  看到男孩迷恋自己怀抱的表情,江雪非常满意,在男孩肩上拍了拍说:「你
先看看电视,我和你妈妈去作饭了。」
           ************
  「涵儿,来,把围裙套上。」「妈,你……?」「我去换双布鞋。」「妈,
你就别换了,穿着这皮鞋好配你这一身旗袍,它也是平跟的,不会累吧。」「在
家里穿这么高的高跟鞋你不觉着累吗?」江雪这才注意到夏韶涵脚上穿的4寸高
的高跟鞋,难怪一直觉得女儿今天的身材好好的。
  「女人穿高跟鞋才好看,我喜欢高跟鞋。」夏韶涵忍不住将眼光漂向还坐在
沙发上的男孩,对上了男孩的眼神,脸有些发红,是的,就是这个小冤家。「既
然龙儿喜欢,何不就让他多看几眼呢」这已经成为夏韶涵坚持在家里穿高跟鞋的
直接动力了,凑到江雪的耳边小声说:「妈妈,你如果穿上高跟鞋,肯定是前凸
后翘,好看极了。」
  「要死啊,没大没小」江雪嗔怪到,却也忍不住看了夏韶涵一眼,夏韶涵的
小腿肚因高跟的支撑而绷得没一丝赘肉,浑圆的臀部也被顶得与上身弯出个拋物
线,果然象她说的「前凸后翘」。
  坐在沙发上的男孩偷偷的看着厨房门前的两位美貌熟妇,惊人相似的熟美面
容、惊人的高大丰满,正如男孩所言,高挑的身材配高跟的鞋子是女人的杀人利
器之一,而于夏韶涵和江雪风情万种的步伐间,更显臀部的圆润和大腿的修长。
  男孩斜靠沙发背,看着夏韶涵和江雪从容的套上围裙,夏韶涵特意拉紧了江
雪的围裙,曲线整个儿地凸前而出,一前一后的进了厨房。
  从背影看,两个人的身材都很不错,夏韶涵穿了高跟鞋,自然高挑得很,外
婆江雪一点也不赖,若是不看正面,肯定会认为是两个性感成熟的女人。
  当然,要是从男孩这个角度看,夏韶涵和江雪两个人背面差别也不大,一样
的肉感丰腴,一样的硕大,一样的紧绷绷,只是江雪的臀部比夏韶涵更圆实,更
饱满,而夏韶涵的则略显上翘。
  相同的还有腿夹的都很紧,都很修长,给人一种美的感觉,随着厨房里忙活
起来,臀部一闪一闪的,两个跳动的臀部,把男孩的视线拉得直直的半天也回不
来。
  「外婆穿旗袍……好好看……」男孩才恍悟过来,原来自己和夏韶涵的旗袍
情节说到底还是受江雪的影响,男孩记忆中江雪最喜欢的服装就是旗袍,各式各
样的旗袍伴随着一年四季的,男孩也清楚的知道江雪是可以把旗袍的韵味穿出来,
那是种风韵、风情,在这一点上可能要超过夏韶涵的。
  厨房里外江雪优雅的迈开小步,修长的美腿点出轻盈的步点,翘起圆臀微微
的左右摇摆,诱人的腿侧肌肤闪现在开合不定的裙叉处。
  「外婆的旗袍好紧呀……」也许是比往年更丰腴了一些,也许本就是紧身薄
薄的丝质旗袍,在厨房欢快移动着的江雪背面,男孩甚至很清楚的看到绷紧了内
裤的痕迹和臀肉上下颤动着。
  男孩有些神不守舍了,那宽阔,那硕大,那颤动,都带来一种无论是视觉还
是身体里的和以往冲击,连端碗出来的夏韶涵经过自己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小坏蛋……瞎看什么呢?」一阵香风从男孩面前飘过,男孩顿悟过来,眼
睛不由自主地跟着夏韶涵肥大的臀瓣,随着走动,那两团荡起一阵阵优美诱人的
臀浪,仿佛在诱惑男孩似的。
  男孩正出神地看着夏韶涵丰满臀部的时候,忽然发现夏韶涵停在厨房门口向
自己笑。
  「很喜欢,是吗?」夏韶涵微微一笑,也不待男孩回答便进到厨房江雪身边。
  那如春风拂面的微笑提醒男孩,自己确实是夏韶涵的恋人、情人了,在自己
面前夏韶涵已经不仅仅是在尽一个母亲的职责,而是更多,已经把自己看成是一
个男人,一个爱人,一个可以令她得到幸福的最好情人。
  「那丰硕……的臀瓣……」想到另一个同样的风景,男孩痴迷起来。
           ************
  厨房里无疑是拥挤而又温馨的,母女俩忙着手上的活,对话在进行着。
  「涵儿,妈妈这次回来发现你变了很多。」
  「妈,我哪里变了?」
  「好像有什么喜事一样,整个人有种焕然一新的精神,而且……而且漂亮了
许多,就像一个年轻女人。」夏韶涵脸红了,心里有一丝的暗自喜欢。
  回想前段时间同事们也在耳边赞叹自己保养有方,还一个劲要自己提供「秘
方」,其实哪有什么秘方,还不是拜龙儿的爱情力量和那物事的滋润。
  「是不是又有意中人了?」看到夏韶涵脸红的样子,江雪突然冒出一句。
  「没……有啦」夏韶涵脸和脖子刷的全红了。
  看到夏韶涵的表情,江雪笑了:「原来还真的是爱情的力量,难怪变化这么
大。」
  「妈……」夏韶涵有些不依道:「你又在调笑我……」
  「唉,跟妈妈说一下,是何方人士这么有福份,能追上我的宝贝女儿?」江
雪自然很了解自己的女儿,一直也以女儿为荣,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走出丧夫的
阴影,重新获得幸福。
  「是你的……宝贝外孙……龙儿……妈妈……我能说吗……」夏韶涵心里念
着,一边撒娇道:「没有啦,妈妈是不是嫌我烦,想把我赶出去啊?」
  「妈妈爱你都还不够,怎么会嫌你呢。只是妈妈已经过五十了,以后总不能
一直把你揽在身旁。」想到自己和女儿的经历,江雪不免有些伤感。
  感受到母亲的伤感,夏韶涵不免有些心痛,走到江雪身后搂住,道「妈妈,
我要一辈子在你身旁,我永远爱你。」
  用脸朝后贴了贴夏韶涵的脸,非常享受夏韶涵对自己的爱恋,江雪笑着说:
「尽说好话听,再过几年,你们就会嫌我这老太婆累赘罗。」
  「妈妈,谁说你老,你瞧瞧你这身打扮,简直就是一个美女。」
  「什么美女,这两年脸上皱纹也多了,身体也发福了,就快变成一个老太婆
了。」
  夏韶涵将手从江雪的小腹往上移了移,在母亲高耸的乳峰上轻轻的压了一下,
感受到惊人的绵软。「妈,谁说你老了,有些男人就喜欢你这种丰满,你瞧瞧,
高耸的乳房、绵软的腹部、翘翘的臀部,哪个部位都让男人动心,还有你说的皱
纹,说不定对一些小男人是有致命的杀伤力。」夏韶涵心里冒出另外一个问题,
「龙儿看到这些……会不会也喜欢……晚上审一下……」
  「去……去,准是把你情郎的话来胡弄妈。」江雪嗔道,心里却有些高兴。
           ************
  「嗤……嗤……」油锅热了,江雪将盘子里洗好的菜倒入锅里快速的抄弄着。
  「呕呕……」夏韶涵掩着嘴冲出了厨房。
  「怎么啦?」江雪心中一阵狐疑,将火熄灭,也跟着进了卫生间。
  夏韶涵冲着洗手盆一阵干呕,也没东西出来,手捧一些水润润口,直起身子,
却看到母亲一脸的关心。「妈……妈……没事……就是有些恶心……」
  「你……怀孕了」江雪突然冒出的话让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妈……你……怎么看出来的?」夏韶涵满脸通红,有一些紧张。
  「难道你忘了你妈妈还是妇产科专家吗?是……他的吗?」江雪也不知这个
他是谁,只知道女儿现在已有心上人了。
  夏韶涵红着脸轻轻的点点头,不知道怎么说这件事情。
  「涵儿你……是不是……想把他生下来?」江雪觉得有必要和女儿讨论清楚,
因为她不想女儿又背上一副重担。
  夏韶涵想都没想重重的点点头,似乎不需要思考似的。
  江雪放弃了继续努力的念头,夏韶涵的脾气她非常清楚,这种事情肯定是考
虑清楚了。「龙儿……知道吗?」刚和小外孙见面,江雪忽然发现自己非常在意
这个外孙了。
  夏韶涵点点头,又忍不住抬头望向外面,沙发上男孩正回头看着自己,一脸
关心的样子,肯定是看到自己进到卫生间的场景,夏韶涵的心平复了一下,在江
雪不注意的时候冲男孩轻轻点点头,告诉自己心爱的小男人一切都好,不用担心。
           ************
  晚饭吃完了,收拾好,坐在电视机前看了会电视,聊聊天,很快时间就到了
十点。
  「该睡觉了」夏韶涵伸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发现一旁男孩的眼光落在自己一
阵颤动的乳房上一副欣赏的模样,脸有些微红。
  男孩看着眼前夏韶涵十分高挑婀娜的身姿,心中一股热流冒出来,不用看男
孩也知道自己的双眼中充满了一种热热的火。
  斜对着身边的男孩,夏韶涵根本就不用猜也知道男孩在想什么,心中有些慌
乱,这可不是在家里,或许是想到什么,夏韶涵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红的!急促
的呼吸,让胸前的那一双胀鼓鼓的美乳上下起伏着,荡漾出诱人的乳波。
  「好啊,晚上怎么睡?」江雪道。
  「我要和妈妈睡。」男孩抢先说道。
  「这么大的人了,还要跟你妈妈睡,你羞不羞啊。」江雪看到男孩的急切,
有心打趣道。
  「再大,我也是妈妈的心肝宝贝,妈妈,你说是不是?」
  「当然是喽,龙儿你永远都是我的心肝宝贝。」夏韶涵热烈的眼神看着这个
只到自己胸前高这段时间却让自己享受到了男女间最美妙事的男孩。
  「好啦,你们母子俩也够肉麻的,涵儿,我们先到房间里聊会天吧。」
  「行」夏韶涵满口答应,毕竟还有一些念头需要实施,又看到男孩眼中的期
盼,「龙儿,你先睡,待会我和外婆聊完就过来。」冲着男孩眨巴眨巴眼睛。
  男孩自然明白夏韶涵的意思,屁颠屁颠的跑去收拾房间。
           ************
  夏韶涵推门进去,只见一道婀娜身影正背对着自己照镜梳发,身披轻薄丝纱,
头发湿滑,显然是刚出浴不久。
  夏韶涵叫了一声妈妈,江雪缓缓转过头来,美丽的俏脸隐隐透着几分晕色,
显然是方才洗浴之时被热水蒸腾而生丹霞,头发还挂着水珠,轻衣薄裙紧紧贴在
身上,勾勒出山峦起伏的曲线,两条美腿交缠勾搭,坐姿惬意而又慵懒,轻薄的
丝衣被两座山峰撑得鼓鼓的,几乎要裂开一般,还能隐隐地看到峰顶两粒凸起。
  似乎是刚洗浴完毕,身子被热气蒸腾,那天然的体香也因此变得更加浓郁,
所以屋内弥漫着江雪那独特的香气,没有自己那般清爽优雅,却是成熟妇人的温
暖甜腻。
  夏韶涵也不禁被这艳色震住了,当看到江雪回头的第一句话便是:「妈,你
真美!」
  江雪俏脸微微一红,噗嗤笑道:「你这鬼丫头,一进来就哄妈妈高兴。」言
辞之下却也欢喜得很,「涵儿你快过来,别受凉了。」
  夏韶涵道:「没关系,夏天哪那么容易就受凉的。」
  「越是夏天越是容易着凉,你现在有孕了,更要多注意身体,要是冻着了,
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夏韶涵眼红红的,道:「知道了,妈,这一节子累坏了吧。」
  江雪笑了道:「为人父母的,只要你们作子女的好,就是累点,妈妈心里也
是高兴的。」
  江雪坐在床沿,并没有紧系的睡衣露出光溜溜雪白的玉乳,仍然饱满,一点
也没有这个年纪女人龙钟老态的下垂,忽闪闪上下波动,「妈,你真好看!」夏
韶涵盯着江雪的雪白胴体。
  江雪道:「妈都老了,还有什么好看的。」话虽如此说,仍是笑容满面。
  「真的,妈,你的身体真的很好看,一点也没有老。」江雪低头看到自己鼓
胀饱满的双乳,羞羞中叹道:「好看有什么用,又没有人懂得欣赏。」
  夏韶涵有些动感情道:「妈妈,你为我操心半辈子了,也应该考虑一下自己
的感情问题了,其实以妈妈的美貌和地位,只要一句话,还不是振臂一呼应者云
集门庭若市趋之若鹜啊!」说完缓和着压抑的氛围娇笑着伸出舌头做个鬼脸。
  「鬼丫头!是不是巴不得想把妈妈卖出去啊?哼!」看到夏韶涵一副调皮的
女儿样,江雪娇嗔起来,眉目之间却流露出来淡淡的忧伤和幽怨,再次怅然叹息
道,「看来涵儿你也开始嫌弃妈妈了,妈妈老了,难免招人烦讨人嫌了!」
  「妈妈,没有啊!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夏韶涵慌忙赔笑道:「涵儿怎么会
嫌弃你呢?我和龙儿会一直好好孝敬你的!」夏韶涵接着道,「其实,妈妈你一
点都不老!很多人都以为你是我的姐姐呢!嗯,对了妈妈,我给你说个秘密。」
  看到夏韶涵故作神秘的样子,江雪不由得好奇起来,「什么秘密?」
  「白天里,龙儿看到你的样子,嘴半开着,眼睛直直的,一副傻傻的样子。」
  夏韶涵附在江雪的耳边道:「妈,你看你的样子把个小屁孩都迷住了!还说
不好看。」
  「要死呀!」江雪被夏韶涵说的吓一跳,反应过来在嗔道:「死丫头,你还
敢笑我!」说罢伸手去挠夏韶涵咯吱窝。
  夏韶涵十分怕痒,急忙求饶,「妈妈,不要了!好痒,好痒啊!。
  夏韶涵被挠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薄薄绸缎睡衣被带出一阵乳浪,内里丰
腴的乳球左右上下晃荡,竟让江雪瞬间窒息了一下,「涵儿的乳房……那么伟硕
呀……」「死丫头,看你还敢不敢嘲笑妈妈!」江雪哼道。
  夏韶涵不甘示弱地道:「明明就是嘛,那个小屁孩看你的眼神简直就是想把
你吞到肚子里一样。」
  「有你这样说自己的儿子吗?」江雪咯咯一笑,有些妩媚起来,道:「龙儿
也该到会欣赏女人的时候了。」
  夏韶涵想到什么似的身上打了个寒战,点点头道:「我也盼着龙儿快些长大
……」
  心里却想道「快些长大吗?不,不要,这样就很好。」
  夜静了,江雪和夏韶涵轻声的聊着一些话语,卧室里满满的温馨。
           ************
  男孩还没有睡,夏韶涵溜进被窝,一具细细又灼热的身体围了上来,从睡衣
带子的间隙中穿进的小手掌用力的抚上乳峰,变换出不同的形状,「妈妈,怎么
去了那么久呀?和外婆谈什么呀?」夏韶涵倒吸了一口气,不知道是不是怀孕的
关系,最近身上的感觉越来越敏锐了,男孩轻轻的触摸就会带来一阵阵激动,
「这里是你外婆家……可不能象在家里……放肆……」夏韶涵感觉到脸颊有些热
起来了,想到这里是妈妈家,有种热流弥漫,掌心又加了一些力。
  「哦!」男孩轻微的呻吟道:「妈妈,还没说你和外婆聊什么呀?」
  「没什么,那么久没见到你外婆了,肯定要关心一下。」夏韶涵边想边说道:
「龙儿,你看你外婆还是很不容易的,你外公走的早,外婆就有些孤单,唉,以
前我也没有考虑到,以后我们母子可要好好的孝顺外婆哦!」
  「那没问题,我可是人见人夸的孝顺好孩子。」男孩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
「哎呦!」却是夏韶涵在自己身上用力扭了一下。
  「吹牛!」夏韶涵很喜欢看到男孩狼狈的样子,「孝顺?那你就孝顺到妈妈
的身体里来吗?有你这样的孝顺吗?」
  男孩一愣,待看到夏韶涵脸上娇羞的样子,心中欲念大发,扑上夏韶涵的身
体,在夏韶涵怀里、胸前一阵的乱摸,不依道:「就是这样孝顺!妈妈不是也很
喜欢这样的孝顺吗?龙儿要这样孝顺妈妈一辈子!」
  「好了好了,龙儿就这样孝顺妈妈一辈子吧。」夏韶涵怕两个人闹腾的声音
传到母亲的房间,赶忙示弱。
  「龙儿,这次见到外婆,有没有觉得外婆有什么变化?」夏韶涵想着刚才对
母亲的一番话问道。
  「变化?没有觉得特别的,不过……」男孩犹豫一下,抬头望了望夏韶涵。
  「不过什么?说给妈妈听。」夏韶涵鼓励男孩道。
  「妈妈你不能批评我。」男孩摆动了一下身子然后接着说,「外婆在外形上
变化可能不大,不过今天一见,我真觉得外婆也是个大美人,你看,着上旗袍,
把个身子裹得鼓鼓涨涨的,要胸有胸,要臀有臀的,不知道是不是旗袍的尺码有
点紧或者是身子较以前丰腴了些,那紧绷绷的真可谓是' 扣人心弦'.」
  「好你个小坏蛋……观察的那么仔细呀。」夏韶涵心里有点异样,手指又扭
了一些,听得男孩「哎呦哎呦」的求饶才松开一点,「说,老实交代,今天是不
是揩了很多外婆的油?」夏韶涵虽有些装出严厉的样子,男孩悠悠的享受着掌心
里热热滑滑的触摸,很舒服的样子道:「妈妈,哪有什么揩油,还不是因为和妈
妈成了那事,我也就知道你们女人身上的妙处,那几次都恍然觉得是躺在妈妈怀
里,而且还是外婆搂住我的。」
  夏韶涵自然知道男孩也是江雪的心肝宝贝,亲密的样子在两人之间太寻常了,
没有多想的问道:「那龙儿你认为如果要为外婆找一个爱人,你认为会很难吗?」
  「外婆这么美丽诱人,找别人那就是便宜了吧别人,可是随便一个人作了你
的便宜爸爸或我的便宜外公,那我们不是亏大了。」
  「扑哧!」夏韶涵被男孩逗笑了,想一想也对,便笑着说:「龙儿你说的没
错,可是如果不这样做,那你外婆不是一直寂寞下去。」
  「我可以陪外婆呀,怎么可能让外婆这么寂寞下去呢。」男孩急着回答道:
「再说外婆这个大美人,不光不太看得出来真实年龄,而且身材那么好,我也可
以多看看,秀色可餐。」
  男孩想到日后两个高高挑挑着旗袍的丰腴美人在身边,薄薄旗袍裹住的圆润
和紧绷绷,心里无限畅想起来。
  夏韶涵在寻思着男孩的话,「小坏蛋一定是想什么……坏东西……」思前想
后一下,夏韶涵惊讶起来:「不会是想……母亲……可是白日龙儿……很依恋的
样子……而且那眼珠也盯在……」一股热流从夏韶涵双腿间身体里涌了出来,迅
速朝全身扩散,「嘤咛……我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太羞人了……」
  「龙儿……以后有什么事情……要给妈妈讲……妈妈会帮助你的……」夏韶
涵叮嘱男孩道。
  「嗯……」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涩一涩吧』 -- 『www.seyise8.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