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涩一涩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eyise8.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淫荡人妻-【女友静妤--堆满情欲的二十五平米】(03)



               (3)
  当王科缓缓滑出静妤的身体,她才从高潮的快感中渐渐清楚起来。羞耻和追
悔也终于,从一片混乱的大脑中复苏起来。她知道自己露出了什么样的痴态,竟
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掩盖自己的轻薄。她只得用手捂住自己的脸:「我…
…我干了什么……」
  王科爬到她身边,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心中暗想:「臭婊子,被干得那么爽,
这会儿开始后悔了?」但他牢记尤猛的教诲,没有用言语轻薄她,而是加以安慰:
「对不起,嫂子,是我一时没忍住……」
  静妤翻过身去,拖着被子爬下床,蜷缩在床边的一角,轻轻抽泣起来:「是
我……是我太软弱了……我对不起顾洋……」
  王科凑到她身边:「我们都是正常人,总会有欲望……不要怪罪自己。这是
我的责任,你没有错啊。」
  静妤抱着被子:「你不要说话,让我静一静好不好。」
  王科点点头:「恩……只是我实在不知道……我真的很内疚。」
  「事到如今,你内疚有什么用!你一开始就想这样的对不对!」
  王科严肃起来,他举着手说:「嫂子,我是非常喜欢你。我第一眼看见你就
完全被你吸引住了。但是我保证,我真的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没有抵抗力。我满
以为……我满以为自己能够忍得住。可是……可是嫂子你不知道你有多么美,任
何一个男人看到你都很难节制住自己的欲望啊。」
  「你喜欢我?」静妤抬起头,「你不应该喜欢我。这是不对的。」
  「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问题么?」
  王科知道,这句话又一次在她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女人就是这样,永远禁
不住虚荣。你卖给她多少虚荣,她就还给你多少美丽和性感。虚荣足够,她的腿
就能分开……若是足够多,她就任你抽查……若是吞没了她,她替你舔舐肛门都
会觉得值得。
  当然他只是理论派,可是初一实践就有收获,也着实让他觉得心中暗喜。
  静妤没有正面回应他:「你别说了好么,让我静静。」
  两个人就这样坐了好一会儿,气氛很尴尬。王科有点没招了。他忽然灵机一
动,想着去找尤猛支支招。
  他推门出去:「对不起,我还是去客厅吧。」
  「别,」静妤竟然制止他了,「那样你爸妈该起疑心了。我不想让他们看到
我这个样子。」
  「那我……我去拿点吃的。」
  「我不吃。」
  「没关系,我拿过来,你吃不吃随便。」
  王科走到尤猛的屋子门口,看见门缝开着,便推门进去。里面娇喘连连,原
来尤猛正干着他的姘头呢。他看到王科进来,便换了个体位,让那女的在上面动,
躺着点了一支烟:「来一根不?」
  「不用了。」
  「怎么,不顺利?」
  王科淫笑一下:「顺利,已经干过了。」
  尤猛也笑了:「呵呵,我就知道。听我的没错。」
  「接下来怎么办?气氛有点尴尬啊?」
  「啊?」尤猛哈哈大笑起来,「你是不是傻,再来一炮啊?不要告诉我你不
行了。你就能干一次?」
  王科愣了一下:「我还真没想过这个。」
  「趁热打铁啊,这么简单的道理还不懂?干一次是炮友,干两次是情人,干
三次、四次,她就是你的一条狗。」
  女人啪一把扇在他脸上:「你意思我是你一条狗么?!」
  尤猛一把把烟掐灭,翻身过来,压住那女人一通干:「不是么?!说,是不
是……是不是……」
  女的呜啊呜啊乱叫起来:「啊啊啊……是……啊……亲老公……我是母狗…
…快干我……」
  王科两手拍了一下:「好了,哥我懂了。」
  他转身去了客厅,从冰箱里翻出一块小蛋糕,拿了一瓶饮料,回屋子去了。
进到屋子一看,静妤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床边。她见王科进来,便问:「明天
几点有车,我要回去。」
  「哦,明天六点。」
  「恩,你睡吧。我就在这儿呆会儿,早上就走。」
  「那我爸妈……」
  静妤摇摇头,有点歇斯里地地说:「对不起……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想回
家。你就告诉你爸妈,说我有急事,好不好。那个……盘,我已经都做了这么多
了,可以删掉了吧。」
  王科心中暗自笑了。贱人,凭什么说是你做了那么多。明明出力的是我,享
受的是你啊。女人,真是虚伪的动物。
  他放下蛋糕和饮料:「吃点吧。」
  静妤摇摇头:「我不想吃。」
  王科坐在旁边,盯着她看:「静妤,你真美。」他没有再叫她嫂子,而是改
叫静妤了。
  静妤扭过头:「你别盯着我看。」
  王科忽然伸手,抓住她的肩膀:「我不看,怕再没有这种机会直视你了。我
也会后悔,后悔一下子冲动,失去了好好看你的机会。我是想跟你做爱,非常想,
可是如果代价是以后只能尴尬地擦肩而过,就太不值得了。」
  静妤被他突入而来的言语整的有点愣住了:「没关系……不用……唔……」
  王科忽然吻住了她,舌头霸道地伸进她的口腔。静妤的情欲刚刚散去,顿时
就被那温热的唾液点燃了起来。不过她此刻理智尚足,奋力挣扎起来,嘴里似乎
再说着什么,但是完全听不清。
  王科能感觉到她反抗的不坚决。他甚至能感觉到她的渴望。她想被插,她有
这种淫念。她的情欲已经烧起来了。他似乎能闻到,静妤身上还未散去的淫液的
味道。是啊,上一次激情的味道还残留着。一切只是进行时!他已经知道静妤的
弱点了,直接伸手去探向她的阴户。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去找她的G点。这就是
一个开关!他只是轻轻扳动了一下这个开关,静妤就放弃了抵抗……
  「你怎么……又来……求求你……啊……」
  王科已经插入了。他只是拨开了她的内裤,没有脱她的衣服,连鞋都没脱,
直接把她压倒在床上。这次插入极其野蛮,如同强暴。但是毕竟静妤的阴道里还
残余着足够多的液体,简直如同跑道一般畅通。他直抵花心,奋力抽查。第二次
插入的感觉明显不同,射精的冲动毫不明显,取而代之地是龟头更清晰的感受。
他忽然生发出一种勇气,他觉得自己可以一直插下去,直到把这个女人干成残废!
  静妤只是稍微抵抗了一会儿,就被抽干了气力。她瘫软在床上,任由王科粗
暴地出入自己的身体,嘴里呢喃道:「你怎么能……再来一次……」
  「因为我真的好喜欢你!静妤你真的是太有魅力了……我根本忍不住……啊
……你里面好暖……」
  啪啪啪地响声响彻小屋,静妤的叫声也越来越清澈透亮。她的高潮迭起,一
阵接着一阵,很快就酥麻成一团软肉,被王科摆成各种姿势抽插。
  王科的自信心膨胀起来,他感觉自己已经完全了解了这具身体,也明白了她
就是有一个热爱情欲的内核。只不过这个内核恰巧被自己发现了而已。他也发现
自己根本不是自己想象中,只是一个无法和女友做爱的悲剧,他身体充满了能量!
  他开始用言语挑逗静妤:「静妤……你不舒服么?」
  静妤摇着头:「不……你不要再……再弄了……我……不想……啊啊啊……」
  但是她的下体,确是很诚实地一拱一拱地迎合抽插呢。这种反差,不禁让王
科更加性趣盎然起来。他突然停下了抽插,而是将手指放到她阴蒂上揉动:「那
我……先不弄了?」
  静妤有些慌张,显然没想到他会这样调戏自己。她显得很焦急,先是睁眼看
了看,然后等了几秒钟,接着便有些躁动地扭起自己的下身来,阴道也蠕动着夹
紧王科的鸡巴。然后她娇声喊道:「那……那你也别揉……」
  王科放开手:「恩……不过……等我,我慢慢出来……」
  王科缓缓把鸡巴拔出去一点点,静妤便忽然慌张地用双腿把他夹住,伸手一
把抱住了他的肩膀:「怎么这么讨厌!有本事一开始就别进来啊!」
  王科这才欣喜地又把鸡巴深入进去,伴着静妤松了一口气的娇喘:「那还是
要我插咯?」
  静妤不说话。「要不要?」
  静妤咬了他一下:「别问我了……好不好……」
  王科已经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他将静妤压在身下,轻轻抬起臀部,将鸡
巴拉到她阴道口,然后瞬间砰得一声插到最深处!静妤顿时失声喊出了一声尖叫,
然后便随着抽插,香艳的叫喊音调都提高了一个八度!
  她很快又一次攀升上了高潮,深不可测的高潮让她颤抖连连,身体如筛糠一
般抖动。尿意澎湃在下体,两条腿像不是自己的似的。静妤的心防已经彻底崩溃
了,脑子一片空白,似乎背叛,也一时无法挤进她满是火花的脑海了。
  他们足足做了三个小时。静妤高潮了七八次,每一次都远胜以前经历过的任
何一次。当王科终于把稀薄的精液射入她的身体,她终于如纸片一般飘落在床褥
上,喘息着,眼睛空无一物。
  她精疲力尽,身上都是酸痛的感觉。这时候,王科又紧紧抱住了她。这感觉,
就好像是落进了一个被完美设计的摇篮,一下子让酸楚缓冲下来。她也顾不得许
多了,牢牢沉溺在这种舒适中,竟然一会儿就睡着了。
  周一的晚上,静妤坐在办公室里加班。回想周末发生的一切,仍然宛如一场
梦境。她根本无心工作,手在键盘上来回敲打,却也只是写下一团乱麻后再用d
elete啪啪啪删掉。
  我都做了什么?
  悔恨无疑是清楚的。可是她又无法否认那种快感。她头一次,对于男女之间
的关系产生了怀疑。
  从她还是一个少女的时候,她就坚信,男女之间的关系,一定是情感要大于
肉体的。她和别的人一样,无比鄙夷那些所谓的「破鞋」。也从来都不怀疑,自
己一定会选择真爱,而不会只是成为情欲的俘虏。
  但是这回,现实狠狠地打脸了。
  她这样想着,双颊竟然燥热起来。她知道,晚上就要见到我了。一想到这个,
她便更加难以忍受自己内心的煎熬。她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形象见我。装作一切都
没发生过?那就是欺骗啊……可是不欺骗,别的根本就做不到啊。
  她跑到卫生间,想洗一下脸。公司里已经没有几个人了,卫生间里空无一人。
但这种安静,却丝毫没有使得她冷静下来。她心如乱麻,与之俱来的是身体的烦
躁不安。静妤渴望着自己爱人的一个拥抱,但又十分害怕它带来的后悔。她看着
镜子里的自己,像看着一个从未认识过的人。
  张静妤,你怎么这么软弱!
  她摇了摇头,打开水龙头,往自己脸上扑了一把水。真的是烫的,身体是在
发烫,凉水激上去,让这种反差更加明显。
  为什么发烫?
  她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视线竟然不由自主地停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她看
见四下无人,便悄悄撩起了自己的裙子,露出了黑丝笼罩下的下体。
  很性感吧。
  这样的自己,很性感吧。
  她想到不管是之前的那个男人,都只夸自己可爱、美丽。
  他们都回避了性感。
  自己明明是很性感的。
  她伸手,探到了自己的内裤里,将手指伸进了阴户。她也找到了那个被刘敬
和王科反复攻击的地方。手指只是轻轻地抚摸了几下……啊……真的好舒服。
  她想起昨天回来的车上,王科当着一车的人,偷偷攻击自己的下体,让自己
在火车上,几乎就高潮了。
  想要,那个时候真的想要。她的视线甚至都投到了火车的卫生间,几乎就要
央求王科拉着自己去卫生间里做爱了。
  自己……真的是个淫荡的人么?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跑进了卫生间的隔间,坐在坐便器上,麻利地把裙
子和裤袜褪到脚腕。然后将手指伸进自己的阴户,自慰起来。一根不够,她便又
伸进去一根。她像虐待自己一样,奋力用手指抠挖着那团燃烧的丘陵,直到高潮
彻底释放。
  这些,都是我后来从静妤自己写的日记里看到的。当时,我一无所知。我只
知道静妤回到家之后,如同一条饥渴的猎犬一样把我扑倒在床上。疯狂做爱之后,
她却仍然意犹未尽,在我身上蹭来蹭去,如同一只发情的野猫。
  「你怎么了?这么想我?」
  「恩,超级想你。」她的手竟然探到我的下体,玩弄起已经疲软的鸡巴来。
  「工作不顺心么?」
  「恩……有点……」
  「等我这段时间忙完,好好陪陪你。」我也是真傻,只是自顾自扮演着好老
公的角色,全然不知自己的静妤已经被人调教出了更多的渴望。
  「你总是很忙呢……」
  「哎,现在有项目。而且外面跟老黄创业的事情也在办,确实忙了一点。不
过不用担心,很快就有时间了。到时候我们去旅游,好好放松一下。」
  「恩……」
  「睡吧,亲爱的。」
  我很快睡着了。我当然认为静妤也会睡着。因为每次做爱后,她都会比我更
快陷入梦乡。但是那一天,她迟迟睡不着。焚烧的情欲没有得到满足,心中的疑
惑也没有得到回答。她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一样,只能看着我人畜无害的睡脸,
暗自纠结。
  到了半夜,她仍然失眠。她坐在床头,许久地发呆。终于,像是下足了某种
决心,她忽然站了起来。她轻轻打开衣柜,拿出了裤袜,套在自己的脚上,然后
批了一件大衣,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就这样,悄悄推开门,走到了王科的门口。
  她伸出手,准备敲门。但是指节落在门板上的一瞬,她停下了。
  在日记里,她是这样写的:我好像一片树叶一样,马上就要落下去了。只要
风再吹一吹,甚至只是一个一只飞鸟扇动翅膀,我就会从枝头落下去。但是我最
终没有落下去,我忍住了。我知道自己不能迈出这一步。
  如果我在此刻敲了门,不仅我会痛恨自己,王科也会瞧不起我。
  即便被情欲吞没了也好,我也至少要保留一点点的矜持。哪怕是虚伪的,哪
怕是可笑的,这一点点,也是有意义的。
  但是转身回屋的时候,我心中仍然无限的悲凉。因为我知道,不管我是飘落
还是苟活枝头,我都只是一片叶子而已。
  她是从来不记日记的。就是从这一天开始,她才有了记日记的习惯。后来想
起,我知道,她只是无从倾诉而已。
  日记,只是秘密的代名词。她想把这个秘密说出来,但是没有听众。
  我本来可以成为听众,不过我连一点点的想法都没有。
  就在那薄薄的门板后面,王科还在翻阅着自己的收藏——各种各样的小电影。
他现在有了一个完美的性幻想对象,那就是静妤。他开始在脑海里,把各种各样
的女优幻想成静妤,幻想着她被口交、肛交,甚至是3p、4p的轮奸。在这样
的幻想里,他不停撸动自己鸡巴,射出一股股滚烫的液体。
  对静妤来说,迈出情欲的一步终究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可对于他来说,毫无
难度,也惶论羞愧。这就是他的爱好,而且是人生最爽快的事情。
  就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未完待续)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涩一涩吧』 -- 『www.seyise8.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