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的话,请推荐给你的朋友,涩一涩吧最新地址发布站『www.seyise8.com』请大家收藏好,以免丢失本站!
搜索:

武侠古典-【战斗在综漫世界】(13)



  「婚后同学……」在午后的操场旁,我有些局促的叫住了眼前有些陌生的少
女。
  少女今天穿着有些奇特的女仆装,似乎是远东的风格,但款式又是典型的女
仆装,胸前写着婚后的名牌,白色丝袜与红色裙底形成的绝对领域,看上去充满
了异样的美感。
  「阿拉……这不是亚瑟老师么,有何贵干呢」
  「那个……脚……可以舔么」
  少女微微捂着嘴轻笑着着我,拉着我,却根本没有走远,而只是就在操场后
面的一棵树后而已。
  还没等我怎么犹豫,婚后光子已经踢了我一下,我迫不及待的跪倒在少女的
身前,一下子抱住了浑圆修长的双腿,少女没有抗拒,笑吟吟的略微挪动大腿,
在我的脸颊上滑动着,稍微仰起头,整个人被裙底笼罩着,更是能直接感受到胯
间温暖的气息,熏人欲醉。
  「果然是不知羞耻的雄性呢。」
  只是在食蜂的聚会上只见过一面的少女,这次还是第一次见到,虽然明知道
几乎不可能,但在开口之前,我也曾不断怀疑自己会不会记错。
  「啊……运动过后爽一下的感觉也不错呢」少女任由我抱着大腿舔舐着肌肤
上隐约的汗水,确是直接满意的将胖次稍微褪下,让我仰着头正好够到靠在树上
的少女胯下。
  已经有些湿润的蜜唇在我的脸上摩擦着,咸湿的汗水味道一下子充盈了大脑。
  我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头,熟练的扫过有些稀疏毛发的的胯间,探入了温热的,
还残留着一丝尿骚味的腔道。
  随着舌头来回扫动,少女发出一声甜美的呼喊,身体微微向前倾,整个人跨
在了我的脸上。
  待喘息稍微平息了一些,婚后光子才总算是微微抬起一只脚,踩在棒子前端
摩擦着,我迫不及待的解开裤子,少女却并没有更多的配合,只是用一只脚简单
的踢踏着,反而是因为我有些分心,一下子搂着我的头,彻底的压了下去。
  这样的动作下,少女的蜜穴与我脸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舌尖一下子探入腔
道深处,蜜道紧紧的夹住了舌头,随着我的抽动与舔舐脉动着,我集中精神,浓
郁而甜美的芳香不断灌入脑中,我不自觉的将魔力凝聚在舌尖,仿佛五感都延伸
一般的,味道,触感,甚至是伸出的淫靡色彩,都猛烈的冲入脑中,尤其是伴随
着微弱的光芒,被快感有些冲晕头脑的婚后光子,也惊讶的发现,居然整个的探
入了腔道的深处。
  这是在前几天才摸索出来的,或者说被开发出来的新能力。
  作为满级的勇者,除了各种技能点满外,其实还有着一身的神装,埋藏在体
内的圣剑剑鞘,具备着从根源修复身体的力量,而从太古遗迹中与灵魂链接的天
使核心,也同样具备着对身体进行重塑调整的能力。
  不过此刻并非凝结在身后的光之翼,而是在口中的……
  「光之舌」?
  这些从前在冒险中得到了神器,没想到居然现在是用在了这样的地方。
  不过却是异常的效果拔群,光芒延伸的舌头,拥有着独特的质感与温度,却
仍然仿佛舌头的一部分一样,能灵活的卷动舔舐,在少女体内来回抽动的同时,
舌尖一下子更是直接舔舐到深处的宫口,从未有过的刺激让少女几乎一下子叫了
出来,好在及时的咬住了双手,才发出一阵依然很响亮的呻吟声。
  此刻婚后光子已经整个人瘫倒着全压在我的脸上,我用手捧着少女的腰肢将
她轻微的托起一点,少女的重量在我的手中几乎可以忽略,我可以轻松的托举起
少女,让舌头从不同的角度探入深处。伴随着舌尖再次顶到尽头的宫口,轻轻用
舌尖弹了一下,而少女彻底停止了其他动作,浑身颤抖起来,死死的抱住我的头,
滚烫的蜜道,随着一阵阵的抽出,涌出大鼓粘稠的爱液。
  但已经达到顶点的少女喘着气,肌肤绷紧,似乎仍然在忍耐着什么。
  当我疑惑的略微抬头的时候,却见少女蹙着眉头,似乎是看到我正在一脸陶
醉的吞咽着爱液,干脆死死的抓着我的头再按在胯下。仰起了头大腿稍微放松下,
腔道中一下激射出一股带着滚烫的暖流,明白少女的意思的我微微松开口,将口
中的汁液不断吞下,而少女则彻底放松肌肉放心的尿在了我的口中。
  直到尿完还靠在我的脸上,少女满足的叹了口气,一边用大腿根部摩擦着我
的脸「嗯,老师真的很棒呢,难怪大家这么喜欢老师」
  似乎终于有些认真起来少女带着恶作剧一般的笑容,扶着我的肩膀,用脚尖
不停踢着已经完全勃起的棒子,白丝足尖很快被蹭的乱七八糟,我也被撩拨得越
发难以自持,死死的抓住了修长的大腿,胡乱的抚摸着。婚后光子也不着恼,而
是继续脚下的动作,随着来回的踢踏,前段不断的点在少女的趾尖,或者略微的
探入鞋底,终于一下子,随着少女用力前踢,整个塞进了少女足底与木屐的缝隙。
  我一下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身体素质惊人,并且已经被足尖沾满了分泌液,
白色丝质的袜子也非常细滑,但被完全拨开敏感的前段此刻深入到只是微微有些
濡湿的脚底,仍然被磨擦得非常疼痛。
  不过,即使对于一般的高阶武者而言,这样的动作倒也不会真的受伤,只是
在刺痛的同时,会尤其浑身酸软。我仿佛灵魂都被一下子踢飞了一般,只能张着
嘴,无力的抱着少女的大腿,婚后光子满意的点点头「这是给老师的奖励哦」
  接着一此次来回摆动小腿,而整个被勉强挤入鞋底与木屐间缝隙的棒子,则
被在极限的挤压中,来回抽动起来。
  带着高跟的木屐,在刚才的随意踩踏中显得隔靴搔痒一般,但此刻却终于展
现了妙处,而随着不断分泌的先走液,少女的踢踏的动作越发顺畅,在绷紧的木
屐细带下,柔软足底与坚硬的鞋底的细小缝隙,带来几乎如同交合一般的强烈快
感。
  「怎么样,比起女孩子的身体,还是的脚和鞋子小穴更适合老师这样的变态
吧。」
  与用,虽然并未交合,但这样与少女紧贴在一起,仍然会传来灵魂层面了强
烈共鸣,而尤其是这样,除了心理上的倒错快感,更是在灵魂的强烈震动。
  我狼狈而滑稽的抱着女学生的小腿,任由少女来回踢着腿,偶尔站定踩踏几
下之下,已经快要完全忘记周围的一切,直到耳边传来了少女的惊呼声。
  「婚后同学,原来你在……啊……」
  仍然享受着不停趁机舔着少女腿部的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少女的惊呼,勉强
回过头,惊讶的看到,从另一边走过来两个就穿着普通校服的少女,捂着嘴看着
这边。
  紧张羞愧下我下意识的想要逃走,却一下子被将脚落下的光子,一下子狠狠
的将棒子踩了下来,强烈的快感让我失去了理智,在另外两个少女惊讶的目光注
视下,我几乎是仍然本能抱着婚后光子已经停下来的腿再抽动一下之后,激烈的
喷射起来。
  射满少女脚底的液体甚至击打着足弓鼓起,接着,整个脚掌的周围,连脚后
跟后方,都开始不断沁出大鼓的白色。
  「哦哦,突然遇到了老师说是想舔人家的脚,正好有点想要,就让老师做了
一次呢,说起来老师的舌头真的很棒呢」婚后光子带着有些可爱的洋洋得意,和
过来的两个女学生说道。
  两个少女以手抚额,一脸无奈的表情。而我才发现,从那边的拐角,还依次
走过来好几个人,只认得前面的粉色双马尾正是学校的风纪委员,白井黑子。
  我狼狈的想要站起身,也不知想要逃跑还是干嘛,但随着少女不管不顾的行
走,而棒子这是在少女行走落下的脚步中,又再次可耻的勃起了。
  「果然是淫乱的女人啊」
  白井黑子走上前来,一脸嫌弃的看着仍然满脸红晕的婚后光子,而我在众人
好奇的目光下,却忍不住又主动在少女的脚下动了起来。
  柔软脚底与坚硬的木屐鞋底,已经是一片润滑让我自己也能来回抽动,沉迷
在羞耻与极乐中的我大脑一片昏昏沉沉,少女们似乎在继续交谈着什么,羞恼中
婚后光子似乎还突然跺了跺脚,更是让我发出一阵呻吟声,直到突然感觉婚后光
子拍了拍我的头,我抬头才发现少女们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
  「嗯,梨花酱不是要去厕所么,老师在那边好像也是一个合格的便器呢。」
  在白井黑子身后,一个可爱的头顶着花饰,穿着便服的少女,拉着一只穿着
巫女服的年幼少女走到了我的面前。
  「诶,真的可以么?」年幼的少女似乎是有些局促不安的,看着仍然陶醉的
在婚后光子脚下耸动的我。
  「嘛,这种事情梨花酱要自己去问啦。」
  小萝莉似乎是鼓起勇气走到我的面前,我手足无措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老师也是便器么?可以尿在老师嘴里么」「嗯,刚刚才一滴不漏的全部喝
下去了呢」婚后光子发出一阵笑声。
  我无地自容的听着少女们的讨论,看着眼前穿着巫女服,一派纯真污垢的少
女,却似乎当我同意了一般,背过少女们,撩起了巫女服的下摆。
  张了张嘴,但仍然正被少女随便的踩在脚下碾磨着棒子的状态,却让我无法
辩驳。
  「老师,啊……」
  被称作梨花的萝莉在我的面前,用拟声词示意我张大嘴,我听着萝莉的声音
张嘴,让身边的少女发出一阵嬉笑……
  一股淅淅沥沥的水流从幼嫩的下体射出,全部灌入了口中,我无意识大口吞
咽起来。
  比起普通少女总会有些咸涩的口感,味道意外的……
  非常好喝?
  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却已经忍不住,伸手搂住的纤细的腰肢,将嘴贴
上了光洁的胯下。
  「呀……」古手梨花发出一声惊呼,接着就很顺从的跨坐在了我的脸上,舒
服的将在整个大腿跨坐在了我的脸上。
  幼嫩蜜穴,带着一股奶香气,意乱神迷的我将嘴盖在上面,用舌头微微顶开
缝隙。
  年幼少女的身体极度的敏感,只是这样已经「呀」的一声惊呼出来,似乎想
往外推,不过却没有用什么力。
  「啊……暖暖的舌头伸进去」萝莉发出不好意思的笑声「都不用擦了呢,老
师好棒呢,如果在梨花家里做便器就好了。」
  「嚯……还真是专业呢……」黑长直的少女发出意味不明的惊叹。
  「不过这样把舌头伸到这么小的孩子身体里,是不是也太不应该了」
  「……估计只是职业病?」
  「这算哪门子职业啊!难道这家伙主业是便器,副业是老师,还顺便兼职王
国英雄游击士么?」
  「而且还一边喝着一边又射了,看上去好开心」
  在一边将有些发烫的尿液全部喝下去的时候,已经再次在少女的脚下达到了
顶点。
  「大小姐的生活原来都这么淫乱么?」头顶着花的少女捂着脸,却手指张开
仔细的看着这边。
  而另一边的黑长直,则是伏低身子,一脸好奇的看着这边。
  听到初春饰利的声音,佐天泪子悄悄的来到初春身后,一下子掀起了了裙底。
  「啊!」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初春饰利猛然惊醒,一下子按住了裙底。
  可爱的长裙下,赫然并没有穿着胖次,相反,带着紫色的电线挂着什么东西
别再腰间,腿间也是濡湿一片。
  「哦,今天没有穿胖次呢」
  「啊……佐天桑」初春饰利满脸通红的抱怨着,一边解释说「刚刚参观的时
候带上了这个……感觉挺舒服的呢,因为一直会流水,所以把胖次脱下来」
  伴随着发射,少女抽出已经完全湿漉漉的脚底,将棒子推倒一边,不再让我
塞进去。
  我从身后抱住了光子,将棒子塞入了大腿上的白色袜子的上端,少女倒也没
有动作,甚至一边和众人打着招呼说着什么,一边从外侧帮忙胡乱的撸动着。
  「啊啊,都两次了还要,好麻烦啊!早知道就不用老师去厕所了」光子理了
理有些散乱的衣襟,干脆将两双已经乱七八糟的,袜子脱下来扔在了我的脸上,
不理我在赤裸的腿上又摸又舔,一下子将我踢到一边。
  没听清少女们的对话,我一下子不知所措的蹲坐在地上。
  「你们帮下忙吧,真是麻烦呢」婚后光子对两个最先走来的少女扔下一句话,
接着风风火火的走开了。
  「啊……怎么这样」
  我有些无助的舔着名为梨花的少女的鞋子,想要效仿婚后光子一样用棒子来
回蹭着,却发现这小小的脚掌完全不可能做到,而这时白井黑子已经走上来一脚
将肉棒踢到一边。
  「喂!打算猥亵萝莉的脚么?变态!」
  难道让萝莉尿在嘴里就很正常么?仅存的理智默默的吐了个槽,却转瞬迷失
在眼前少女的腿上。
  这个学校的画风哪里不对吧……
  「被作为便器之后会更加欲望高涨吧」
  「没关系啦,我来帮老师……」听话的萝莉蹲下身,似乎打算用手捉住棒子,
却一下被初春饰利拉住「别用手碰啦」
  似乎有些无奈,似乎也觉得有些麻烦,却还是和梨花一起,伸出脚踢在棒子
上,我抱住初春饰利的小腿,顺着已经被大腿淌下的蜜液痕迹的小腿一路舔到脚
背,少女也配合着踢掉鞋子,让我舔在脚底。
  「哎,还是我们来吧」一开始出现的两个不认识的少女叹了口气,一起走到
我的面前。
  一个人强硬的脱掉袜子塞入我的口中,接着将双足整个覆盖在我的脸上,让
我完全无法呼吸,「男人的话,感觉有点恶心呢」
  栗色卷发的少女有些抱怨道,不过却还是走上前,将婚后光子留下的白丝套
在滑溜溜的棒子上,似乎想要快速完成任务一般快速的撸动起来,还凑在上面呼
吸了一下「光子的足的味道……」
  「你们还真是辛苦呢……成天和那样的家伙搅在一起」
  白井黑子的声音从远到近的传过来,接着似乎也是蹬掉了鞋子,将脚踩在我
的脸上。
  眼耳口鼻已经完全被少女的足底占满,虽然并不是没有多人过,而且被一脸
看上去很普通的两个少女,像是要对待发情的野兽一样完成任务的弄出来,还是
让我羞愧无比。
  这实在是……
  这真的,很奇怪么?
  我迷迷糊糊的想着什么,转眼间射了出来。
  「哈哈」
  「啊……还在舔我的脚底呢,还要再弄出来啦」
  在少女们的嬉笑中,我一下感觉被奇怪的立场浮空起来,面前的几只脚也放
了下来,接着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腰上,一根手指带着粘滑的液体,一下子探入了
我的身体。
  「那里……」我张大了嘴,却什么声音也没出来,就这样轻描淡写的,被第
一次见面的女学生用手伸到菊花中,我甚至不知道是谁的手指。
  不过,我很快得到了答案,虽然不一定能记住。
  来回抽动几次之后,就听到一人笑着说道「果然老师是快要达到圣阶的体质,
并没有异物」
  「嚯……作为便器真是完美呢,不管再脏都会自己清洁干净」白井黑子一边
说着走到了我的身后,似乎也伸出了手,只能够感觉到属于另一个少女的手指,
慢慢的,挤进来菊花。
  「诶……圣阶的话,是不是虽然感觉很紧,但其实就算把脚伸进去其实都没
问题?」
  「哈哈,应该是啦,不过你有空找老师玩好了,他一定很高兴的,现在快点
啦,姐姐大人的表演快要开始了」
  从未被触碰过的菊花,被少女的两只手指来回抽动着,异样的触感让我难耐
的扭动着身体,很快再次发射出来。
  「哈哈,果然这样很快,泡浮同学把老师举高一点啦」
  另一只冰凉的手接着探入了身后,奇异的快感,让我已经说不出话来,几乎
想要大声的让少女们更加深入一点,但这样的都不知道是谁的手,被少女们像玩
具一样戏弄的境地,让我还是保持着仅有的理智,咬着牙不发出奇怪的东西。
  「嘻嘻,要这样说的话,老师射出来的东西虽然很恶心,但其实很有营养吧。」
  「试一试不就知道啦」
  我被某个女孩子使用超能力控制的空气托举着,在再次达到顶点之前被少女
们架到了一边的草丛上,接着快速撸动着,让我射到了一边的草地上。
  果然,在强烈的元气滋养下,就连花花草草都生长得更加茂盛了。
  「哈哈,真的有用呢」
  而这次,甚至没有等我完全勃起,已经伸入身体的不知道谁的手,用两只手
指仍然不间断,只是半勃起的棒子,又很快开始了发射,黑长直的少女一边笑着,
一边将初春推了过来。
  白浊的液体,很快喷满了初春饰利的头顶的花上「佐天桑,干什么啦」初春
饰利慌忙的想要躲开,但果然头顶的花瓣明显的充满了生气似乎是感觉到力量涌
入,初春饰利嘟着嘴,也任由棒子在头顶来回摩擦,佐天泪子也卷起了长发,裹
住棒子,一面在头顶划过一面撸动。
  「啊……只用头发也可以么」
  被少女们连续的榨取着,不断交替用手撸出来,中途似乎也有没有新鲜感之
下某个人随便的用脚乱踩一气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塞进菊花,在不知道射出
来过多少次后,我渐渐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了,我赤裸着下半身就躺在学校里的空地上,
上身的衣服也一片破破烂烂,而身上也扔着几双似乎被弄脏弄破后丢弃的各色袜
子。
  回想着白天的场景,想象着自己就这样在这里躺了一天,被不知道多少人看
到,我的心底一片发凉,但就在无边的羞耻中,捧着不知道是谁留下的黑色袜子,
吮吸着没被射到的位置,我又开始了自慰。

『观看更多精彩内容请锁定:『涩一涩吧』 -- 『www.seyise8.com』 如果觉得本站不错请收藏次地址』